新闻热线:0557-3035678投稿:suzhouxinwenwang@126.com广告投放:0557-3054418
首页 > 正文

阜南“摘帽”故事:浴“水”重生 因“人”兴业
2020-11-17 08:11   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   

173万人口的阜南县,既是人口大县,也曾是“贫困大县”。

有多贫困?

皖北贫困地区、大别山连片特困地区和沿淮行蓄洪区,“三区叠加”,成为压在阜南人头上一顶顶沉重的“穷帽子”。2013年底,全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6.38万户19.78万人、贫困村90个,贫困发生率12.45%。

尤其是承担了行蓄洪功能的蒙洼地区,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已16次蓄洪,当地群众不断受到水患侵袭,承受经济损失。

近年来,阜南县发挥“人”的优势,变水患为水利,变对抗为适应,做好“水”的文章,因地制宜、因户施策,通过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和适应性农业,盘活了经济,带旺了产业,富裕了百姓。同时积极改善行蓄洪区群众的生活条件,通过庄台改造和居民迁建、易地扶贫搬迁等工程,大大提升了当地百姓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如今,全县1801平方公里土地上,贫困率从12.45%降至0.34%,年均脱贫3.2万人以上!曾经的发展洼地,浴“水”重生,因“人”兴业,正在摆脱“三区”重负,加快振兴步伐。

11月4日,王家坝镇保庄圩的居民迁建安置小区鸟瞰图。本网记者 王珂 摄

搬离“孤岛”

“刘书记,俺也想住到那好房子里去。”王家坝镇和谐村解放庄台村民郎泽金风风火火地骑着三轮车,一把拦住村支书刘杰,说出自己的心事。

“你别着急哦,我再帮你问问,你之前不符合条件,后面还有新政策,有机会!”刘杰安慰他。

“那些房子得劲得很,他们都住过去了,俺不是心里急么……”

郎泽金口中的“好房子”,是指位于王家坝镇保庄圩上,专门为庄台群众搬迁居住的安置新房。在当地,庄台居住密度大,空间相对局促,且水患来临易成“孤岛”,保庄圩则相对宽敞,不受水患影响,与外界交通便利。

整洁的道路,优美的绿化,五层高、黄褐相间的多层小楼……国庆期间,王家坝镇和谐村贫困户杨春明就搬进了保庄圩上崭新的安置小区。

“在庄台上一住,就是60多年,做梦也没想到,能不花钱住上介(这样)好的房子!”11月4日下午,杨春明坐在家里,指着120平方米的新房说道。“敞亮、方便、风景好”,是他对新房最满意的地方。

老杨患肺气肿、冠心病等多种慢性病,还有点耳背,但说起话来声音洪亮,自带幽默。

“要不是政策好,我早就爬烟囱(火葬)了。”他笑着说。一旁杨春明的女儿补充,人逢喜事精神爽,父亲住进新家后身体都好多了。

记者来到老杨之前的住处和谐村自由庄台上,这里房连房,窄巷道,“一线天”,居住环境较为拥挤。老杨一家六口人,就曾蜗居在40多平方米的两间平房里。现在老房子已被拆掉,转为村集体土地统一规划,做停车场、村民休闲等公共用地,疏朗现有庄台密度,提升人居环境质量。

据了解,蒙洼蓄洪区现有131座庄台,居住15.4万人,庄台人均面积约22平方米,其中最小10平方米/人,拥挤的环境加上洪灾时的不便,搬出这座“岛”,成为不少当地群众的心愿。

“像杨春明那样一家六口人均安置建筑面积不足30平方米的住户,只需将原有宅基地转为集体土地,不交一分钱就能入住新居,若家里人口少,人均面积较大,交部分差价入住。”据刘杰介绍,目前,和谐村已有182户居民搬进了保庄圩上安置新区,后续还会有170多户陆续入住。

有人想搬,也有人故土难离。搬不搬,全看自愿。

通过调查摸底,蒙洼15.4万人中,有搬迁意愿的居民约5.5万人。据此,阜南县编制的蒙洼居民迁建安置实施方案显示,2018-2021四年共实施居民迁建14683户55084人,总投资约60亿元。其中2018年实施搬迁1204户4664人,四个安置点均在现有的保庄圩,已全部竣工,安置房分配工作已经完成。其中,集中安置贫困户539户1567人,全部为截至2017年底未脱贫户,杨春明就是其中一员。此外,全县还通过完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基础设施和配套设施建设,2014年来累计完成628户2589人搬迁任务;保障贫困群众安居,累计实施危房改造1.36万户。

今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阜南时指出,要根据蓄洪区特点安排群众生产生活,扬长避短,同时引导和鼓励乡亲们逐步搬离出去,确保蓄洪区人口不再增多。

“我们将认真贯彻落实习总书记讲话精神,按照省里‘减总量、优存量、建新村、分步走’和民心至上的原则,实施居民迁建安置。让迁出的百姓比原先在庄台上日子更好,让仍留在庄台上的百姓日子过得比以前更好。”阜南县委书记崔黎表示。

11月5日,郜台乡杞柳种植基地鸟瞰图。本网记者 王珂 摄

人水共生

“累不累?可要俺来帮你?”在阜南县郜台乡安台村扶贫车间,81岁的贫困户张学诗缓缓走下三轮车,弓着背走进车间,老伴儿季秀勤正在编织柳编。

在郜台,编柳编是代代传承的手艺,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

“一辈子啦,躲着洪水跑来跑去。到老了,终于安稳了,还是得靠着老手艺生活。”季秀勤尽管年岁已大,但手法依然熟练。

水,对于蒙洼人来说,一直是最大的伤痛。

曾经,当地人几乎全部家当就系在一条绳子上。洪水一来,拎起来就走。

人水对抗这么多年,有没有一条路子能人水共生,变对抗为适应?种杞柳、芡实等水生作物,发展适应性农业产业,成为当地摘穷帽的一条新路子。

在安徽德润工艺品有限公司,一块块杞柳原料正被加工成柳条。企业负责人张朝玲表示,在这里办厂,不仅原料丰富,质优价廉,会做柳编的人也多,在家里就能干。只要派人将模型送给农户,他们在家里就能完成。

张朝玲夫妻俩在广东创业后归乡开办企业,带动了当地百余户群众就业,产品全部远销海外,出口欧美37个国家,阜南的柳编,是外国人眼中的“香饽饽”。

“在家就能干,想干就干,时间自由。”季秀勤笑着说。在她看来,祖传的老手艺能挣点家用,看着两个懂事的孙女上大学,这才是安稳而可触摸的幸福生活。

经历过苦难的阜南人,就像这杞柳一样,倔强而有韧性。

“杞柳,是典型的耐水作物,阜南的杞柳尤其耐水。”郜台乡宣传委员王萌指着农田边的杞柳告诉记者,今年夏天蓄洪期间,水有一人多高,杞柳浸泡水中,只剩个梢头在外面,水退后,2米多高的杞柳继续挺拔生长。

从对抗水,到适应水,再到人水和谐、人水共生。阜南选择用好水资源,发展适应性农业和旅游休闲、健康养老等产业,带动脱贫奔小康。

全县利用蒙洼低洼地较多的优势,发展耐水林、湿地林为主的杞柳、蒲草、牧草等,杞柳面积达6.5万亩。以柳木文化产业为主的企业达到87家,出口创汇3亿美元。从事柳木编制加工的农户达到2.8万户,其中贫困户2380户。柳编,已成为阜南县域经济发展的首位产业、老百姓脱贫致富的“第一产业”、外贸出口的“主导产业”。

不仅仅是柳编,水生蔬菜、生态种养、水禽养殖等也形成了一条条“水生产业带”。

阜南县以莲藕、芡实、茭白为主的水生蔬菜共有7.1万亩;稻虾综合种养面积达到6.4万亩;发展水禽700万只,年产值达4.2亿元……凤荷香、神农生态等10个水生蔬菜经营主体,发展莲藕、小龙虾、黑鱼、黄鳝和泥鳅综合种养,亩均纯收入在3000元以上,带动贫困户437户、1374人脱贫。

深水鱼、浅水藕,滩涂洼地种杞柳,鸭鹅水上游,牛羊遍地走。

水,曾带给蒙洼人累累“伤痕”,如今变为助力脱贫奔小康的一个个产业。

家门口的大厂

当浙江诸暨商人汪国新告诉家人,自己打算在阜南县会龙镇投资开办袜厂时,他的母亲和妻子百思不得其解,问他“我们有吃有喝,为什么要去那个穷地方”。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左手残疾的阜南县会龙镇贫困户张春玲正愁着怎么找到一份适合的工作,自己身患残疾和慢性病,一儿一女还都要上学。

11月1日,会龙镇袜业产业园内,安徽屹步坊袜业有限公司开工。当天,汪国新的妻子、母亲都来了,看着大气的厂房、专业的设备、训练有素的员工,她们悬着的心放下来。这里将建成拥有两千台袜机、年产两亿双袜子、产值四个亿的袜业生产基地,成为汪国新浙江总公司在全国布局的三大基地之一。

张春玲也幸运地成为厂里首批60多位工人中的一员,每天只要做简单的“套袜”工种,月收入一两千元。随着企业产能的不断释放,后期收入还会走高。

“多亏家门口有个大厂,既能挣钱,还能顾家。一只手干活,能找到这么一份工作,不容易啊。”张春玲很珍惜这份工作。

就在屹步坊不远,汪国新的诸暨老乡杨建明的袜厂已开办了三年,产品供不应求。

为何选择来阜南乡镇投资?人口红利、劳动力优势是最大原因。

“浙江那边招人越来越难,干活也不长久。这里设厂劳动力多,用人成本低,我们长三角的产业不就转移过来了么?”杨建明表示,企业成立三年多来,生意红火,去年出口额就达1000多万美元。今年的出口订单排到几个月以后。

屹步坊人力总监刘志辉还道出了另一个建厂的重要原因:阜南有大量熟练工,很多农民都曾经有过长三角打工的经验,稍加培训就能上岗,企业很省心。

为了积极承接长三角产业转移,加快产业集聚,阜南县趁势出台“袜业十条”,设立专项资金、给予厂房租赁、机器设备、用工等多项补贴,吸引更多像汪国新这样的长三角商人投资设厂。

外地企业迫切需要劳动力,人口大县有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人口优势,贫困户希望找到简单的技术工种实现增收……发展袜业,实现“三赢”。

“目前,袜业产业园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已带动当地群众就业近400人,其中贫困户近80人。”会龙镇党委书记刘金堂介绍,随着厂房陆续建成,这里将形成万台袜机的规模,带动1万人就业、实现产值20亿元。

轰鸣的机器,忙碌的工人,家门口的大厂,给这座人口大县,带来的是机遇,更是希望。

据了解,阜南县通过招商引资和“凤还巢”方式,建设扶贫车间和居家就业基地,35个扶贫车间和88个居家就业基地共带动987名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口就业,月均增收2000元。

阜南当地流传这句顺口溜:“孩子求知上学校,大人就业进车间,看好家人种好田,每天能挣几十元。”

人回乡、厂回迁、情回归。人口大县,人一用“活”,满盘皆活。

“不管是脱贫攻坚还是乡村振兴,产业发展是基础,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建设,阜南要不断融入,抓住机遇,乘势而上,持续巩固脱贫攻坚的成果,谱写新时代阜南乡村全面振兴新篇章。”崔黎说。(本网记者 冯珉 王弘毅)

·记者手记·

“后浪”村官,好样的

行走在阜南县乡间村头,发现一个现象,所遇基层干部大多是年轻富有朝气的“后浪”,不少是“80后”甚至是“90后”。他们独当一面,综合素质较高,为基层包括扶贫等各项工作持续注入新鲜的活力。百姓与干部之间相处也甚是融洽,常常村民一把拦住村支书就聊起来,单刀直入,有事说事,率真而不见外,村民满意,干部务实。

在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上,用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作风,渗透到工作的方方面面,产生相应的实绩。近年来,阜南县下大力气抓基层干部年轻化、专业化,实施对村干部培养锻炼一批、劝退转岗一批、教育引导一批、考选充实一批、查处惩治一批的“五个一批”举措,推行社会化招录村后备干部,解决干部能力弱化、年龄老化、思想僵化等问题。一组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该县提拔重用扶贫一线干部368人次,其中提拔280人,重用88人。让干部辛苦不“心苦”,有劲头更有奔头。

年轻干部有思想,有干劲,知识面广,专业优势明显,只要深入基层,触摸火热的生活,与问题面对面,自然会渐渐成长。当更多年轻干部成长起来,发展氛围便更加生气勃勃。阜南县致力于加强基层干部队伍建设,让越来越多有为的“后浪”村官脱颖而出,有力助推脱贫攻坚工作高质量完成。

新媒体编辑:周仲秋

相关热词搜索:

?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