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57-3035678投稿:suzhouxinwenwang@126.com广告投放:0557-3054418
首页 > 正文

毕业生“慢就业” 三大难点需破解
2020-07-22 08:25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   

● “与往年相比,来我校招聘的中小企业减少了近三成。”

——安徽理工大学就业创业指导中心主任田中良

● “同一个岗位,有800多人提交简历,竞争十分激烈。”

——中科大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硕士小崔

供需关系 “僧多粥少”竞争更激烈

最近,求职过程的一波三折,让安徽理工大学车辆工程专业学生小吴有点失落。此前,小吴与一家宁波汽车配件企业签约,就等着毕业后到公司报到。没想到公司人事部门来电话,告诉他公司今年部分岗位有调整,何时能报到还不确定。

“公司是外向型企业,如今国外疫情正盛,订单下滑严重,生产受到很大影响,用人需求也相应缩减。”小吴告诉记者,公司人事部门在解释原因时,向他提出了解决方案:一是延期报到,等公司有需求时再去报到;二是重新择业。“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延期到什么时候,不能干耗着啊,只能重新找工作了。”小吴无奈地说。

安徽理工大学就业创业指导中心主任田中良介绍,疫情对不少企业造成了很大冲击,尤其是一些中小企业,因为业务量减少,用人需求缩减,作用到求职市场上便是工作机会比往年少了很多。“与往年相比,来我校招聘的中小企业减少了近三成。”

中科大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硕士小崔的求职经历也颇有代表性。不久前,她报考了本校研究生院的一个综合业务岗位。“同一个岗位,有800多人提交简历,其中不乏985名校的毕业生甚至是博士生,竞争十分激烈。”虽然小崔通过层层过关斩将,入围最后的复试环节,却由于所报岗位取消,仍然未能如愿。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我省出台了一揽子稳就业、保就业政策措施,千方百计促进重点群体就业。1至5月份,全省城镇新增就业28.1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44.6%,超序时进度3个百分点。然而,受全球疫情和其它不确定因素影响,包括毕业生在内的重点群体就业仍面临诸多困难。据相关部门统计,今年省内2020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达34.66万人,比上年增加0.74万人。截至上月底,全省高校毕业生签约率不足70%。其中,高职院校轻工纺织、公共管理与服务、财经商贸、旅游等专业大类签约率比去年同期下滑15到25个百分点,电子信息、装备制造、新闻传播、农林牧渔等专业大类也下滑超过10个百分点。

省政协6月份围绕重点群体就业问题开展专题协商,并委托国家统计局安徽调查总队和部分网络媒体开展调查,其中包括3.6万名高校应届毕业生参与。调查报告显示,52.1%的受访者认为“适合自己的岗位少”,70%的受访者希望增加适宜岗位。

● “疫情期间我在网上海投简历,也有一些企业联系我,但由于没法当面交流,工作一直没谈成。”

——安徽大学法学硕士刘效

● “疫情严重时我们在网上招聘,效果并不理想。”

——安徽安龙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人事主管苏霞

求职效果 “键对键”不如“面对面”

按照以往企业招聘惯例,每年3月和4月是集中面向应届高校毕业生招聘的黄金时期。但由于延期开学、春招推迟或放缓等原因,加之不少企业因生产经营压力取消或减少招聘计划,传统“金三银四”招聘黄金季受到明显影响。

6月上旬,北京出现聚集性疫情,让中科大博士生林俞的进京求职计划再次泡汤。此前,林俞向北京一家研究机构投递了简历,并收到进入笔试的通知。不过由于疫情,笔试从4月推迟到5月,最终定在6月中旬举行。6月13日下午,林俞坐上了去北京的高铁,半个小时后却接到了对方考试取消的电话通知。“我在网上看到了北京疫情的消息,家人朋友也都联系我让我不要去北京,没有办法,我在蚌埠南站下了高铁,买了返程票,又回到了合肥。”

在此情况下,不少单位的线下招聘大多改为线上招聘,但从实际效果来看,线上签约率不高。不少毕业生普遍反映:“键对键”不如“面对面”。

“疫情期间我在网上海投简历,也有一些企业联系我,但由于没法当面进行交流,工作一直没谈成。”安徽大学法学硕士刘效也是今年毕业大军的一员。他向记者坦言,找工作还是习惯线下方式,如今虽然可以通过网络视频的方式在线上面试,但没法实地考察企业情况,双方的交流也大受限制,对最终签约总是心存顾虑。直到5月份,线下招聘陆续放开,才让刘效吃下求职“定心丸”,并且很快与一家意向单位签订了就业协议。“面对面沟通,交流更直观顺畅,也更放心。”

对于线上招聘,用人单位同样不适应。安徽安龙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人事主管苏霞告诉记者,公司实验室检验员岗位需求一直有缺口,往年基本上在3月至4月就能完成当年的招聘计划,但今年直到6月底,仍在招聘新员工。“疫情严重时我们在网上招聘,只能通过视频的形式考察求职者,效果并不理想。”苏霞介绍,直到疫情放缓后,可以集中组织线下面试,招聘才逐步正常化。

● “体制内有编制,工作稳定,不容易受到特殊情况的影响。”

——安徽理工大学应用化学专业学生邵彤蕊

● “千万不要因为‘懒就业’而蹉跎了自己的大好时光。”

——合肥工业大学学生就业指导中心教师张黎黎

就业心态 倡导积极面对,克服“懒、等、怕”

“疫情冲击下,工作肯定不好找,稍微等等吧”“这个岗位待遇,比不上上一届学长,我再观望下”“实在不行,家里待几个月”……疫情给高校毕业生找工作带来难题的同时,也影响着不少学生的择业观念。

对安徽理工大学应用化学专业学生邵彤蕊来说,当前最大的心愿便是考进体制内,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体制内有编制,拿不了太高的工资,但工作稳定,不容易受到特殊情况的影响。”邵彤蕊告诉记者,疫情发生后,让他意识到进入企业工作的不稳定性。“企业没法复工复产,生产受影响,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而像公务员、事业单位员工等受到的冲击就很小。”

赵磊是省内某高校2020届自动化专业毕业生,年初以来,他通过网站投出了大概30多份简历。他告诉记者:“也有一些公司给了回复,但都不是很理想。有几家北京的公司开出的月薪大约只有4000元左右。这样的收入在一线城市,扣除租房子、吃饭等支出,根本养活不了自己。”因此赵磊拒绝了这些邀请,打算安心准备考研,就业的事等一等再说。

据国家统计局安徽调查总队今年的专项调查反映,10.1%受访毕业生不打算马上就业;33.2%受访毕业生参加或准备参加专升本、研究生等升学考试。今年,我省共有5.1万名职业院校毕业生报名参加专升本考试,占毕业生总数的三分之一。以芜湖职业技术学院为例,该校报考专升本人数比去年增加1300多人,占毕业生总数的45%。

“过去我们觉得毕业后不工作很奇怪,现在的年轻人更加追求自己的志向和兴趣,在不啃老的前提下,花一些时间积累和挑选,这未尝不可。但这其中也应明确主动和被动的区别。若有明确规划,不断提升完善自我,是不怕的。若只是被动等待,甚至是以此作为‘懒就业’‘怕就业’的借口,那显然不值得提倡。”合肥工业大学学生就业指导中心教师张黎黎说。

张黎黎提醒毕业生,应该清醒认识到,选择“慢就业”会给家庭带来一定经济负担,同时也容易和身边就业同学失去共同话题,难免会因此承担不小的社会舆论和心理压力。在她看来,应鼓励大学毕业生尽早树立起职业理想,形成相对明确的职业规划,主动迎接挑战,千万不要因为“懒就业”而蹉跎了自己的大好时光。

相关热词搜索:

?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