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57-3035678投稿:suzhouxinwenwang@126.com广告投放:0557-3054418
首页 > 正文

【榜样】梁轶飞:以堤坝为家 水利人在一线
2020-07-30 11:44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   

6月2日入梅以来,桐城市大雨、暴雨频发,一时间,各地圩口纷纷告急,数万名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严重威胁。面对严峻险情,桐城市水利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梁轶飞赶赴防汛抢险前线,力保练潭圩和唐合圩圩堤安全。

7月16日夜间在抢险现场的梁轶飞(持手电筒者)

7月初,随着雨水情的变化,桐城市防汛形势由防洪转为防汛,梁轶飞立即率领团队奔赴有着2个万亩圩,汛情最严重的双港镇,开始了以堤为家的驻守生活。

菜子湖水位不断上涨,双港镇的练潭圩和新渡镇的唐合圩险情频发。面对不断出现的险情,他总是最前沿的指挥员,也是最有力的突击战斗员。

“按既定方案处置,我马上就到现场!”手机一响,他就这样回答道。

一直以来,梁轶飞对练潭圩最不放心。据悉,练潭圩建于1958年,1976年修整,圩内良田、鱼塘共万亩,堤顶高17.5米。在桐城市四个万亩圩中,练潭圩堤身最弱,多为沙质洪水埂,且白蚁巢、蛇鼠穴、獾猪洞密布。2016年夏急雨成灾,外湖水位达16.88米时,练潭圩溃破。虽然这段大堤堤顶平时能跑大货车,但堤身的隐患数不胜数。多日高水位浸泡,管涌、垮塌等危险与日俱增,容不得丝毫疏忽。

为了保圩堤安全,每天早上,梁轶飞都要对昨天的险情点复查一遍,晚上回指挥部休息前他还要对白天的险情点再复查一遍才放心。这一查,来回就有15公里,几乎每天微信计数3万步。

在防汛指挥部打盹的梁轶飞

7月16日,险情不断,梁轶飞忙得不可开交。下午巡堤时,他发现练潭圩福华段前两天插的一杆旗子“矮”了几厘米,于是抓起路边的枯枝插了几下,这一插,把他惊出一身冷汗,此处长达近20米的堤身极其松软。他马上安排人员下水摸排,探明堤身水下部分有一片近40平方米的塌陷区,这是驻堤以来发现的重大险情,他立马拿出抢险方案,要求立刻打外栈,如果不是他的严谨细致,后果不堪设想。

当日23时许,福华段再次出现两处管涌险情。黑夜里,在泥泞的堤坝上,他在两个抢险现场之间来来回回奔跑,为抢险提供技术指导,一直忙到凌晨3点多。期间,抢险人手不够,他就自己扛沙袋。仅这一段,当天就发现并处置4处险情。

面对险象环生的圩堤,他夜以继日地奔波着,一刻都不敢放松。风雨中,为了使抢险队员能够听清楚他说话,他不得不大声喊,几天下来嗓子都沙哑了,因此需要时不时吃颗润喉片。长时间没好好休息的他眼睛更是布满血丝。疲惫的他一旦到了抢险现场,立马有精神了:一边出方案指挥抢险,一边自己动手干。

自7月5日驻堤值守以来,他带领4人小团队来回奔波在唐合圩、练潭圩20多公里的大堤上。7月21日,随着圩堤分洪口的打开,梁轶飞最后一个从唐合圩内撤出。“险情不处理好不敢走。”驻守圩堤抢险的半个月里,梁轶飞没回过家,平均每天只睡3个多小时,累得不行了,胶鞋不脱就睡在工棚的简易床上。

这段时间以来,梁轶飞先后指导并有效处置唐合圩、练潭圩等处大小险情80多处,其中较大险情10多处,采取打外障处置的有4处。

今年48岁的梁轶飞,走出大学校门后就和父辈一样成了“四季不得闲”的水利人。24年间,桐城每一个水利兴修工地、每一个防洪防汛的险工险段,都镌刻在他的脑海中。他先后在1998、1999、2009、2010、2014、2016和今年的防汛抗洪一线经受了生死考验,把水利人“扎根农村干实事”融入了平凡岁月。

相关热词搜索:

?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