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57-3035678投稿:suzhouxinwenwang@126.com广告投放:0557-3054418
首页 > 正文

手抄贷、招工美容贷,套路贷又出新花样
2020-09-15 10:18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作者:   

信了手抄贷,贷款没见着却被骗走高额服务费;信了月薪8万元的招聘广告,工作打了水漂,脸上还被动了刀;信了专业机构,贷款前却被要求买保险,还款困难就被软暴力催债……

记者调查发现,套路贷又出新花样,欺诈手段更具迷惑性。一些年轻人因社会经验不足、防范意识不强,容易落入变种套路贷陷阱,甚至有人为偿还债务加入犯罪团伙。

疫情发生以来,刚需人群资金压力增加,变种套路贷、套路骗又有抬头之势。受访人士表示,相关职能部门需加强监督工作,对犯罪活动实施全链条打击整治、加强曝光力度,形成有效震慑。

严厉打击“套路贷” 勾建山图/本刊

套路极深:被骗后仍没察觉

“使用5年,先息后本,无前期费用”,一则贷款广告让打算创业的王峰(化名)拨通电话。业务员在电话里说,公司能把贷款人“包装”成资质良好的借款人,由客户经理“一对一”进行话术培训,再手抄一份材料后,就能通过贷款机构“面签”,顺利获得贷款,该公司只收取服务费和“包装费”。

在缴纳10多万元费用后,王峰在指定贷款机构“面签”时,被告知手抄材料有错误无法批贷。当联系“包装”公司时,对方表示可再次提供服务,但还需缴纳服务费等,王峰只好放弃。

类似警情积少成多,北京市公安局机动侦查总队会同法制、网安总队和朝阳公安分局等部门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今年8月,北京警方一举打掉三个手抄贷诈骗团伙,刑事拘留129人。

除了手抄贷,招工美容贷、捆绑搭售保险等,成为套路贷、套路骗的新花样,掉入陷阱的多为年轻群体。

去年底,大学毕业没多久的李倩(化名)找工作时,收到一条网络招聘信息“招聘总经理助理,月薪8万元”。抵挡不住高薪诱惑,李倩参加了招聘。“面试官说我条件符合,只是形象欠佳,需要做个微整形手术,入职后手术费用能报销。”李倩说,在贷款10万元做了整形后,咨询入职事宜时却被百般糊弄,工作打了水漂,还欠下高额债务。

办案民警介绍,招工美容贷由医疗美容机构以托管、外包、代理等方式与招工团伙合谋,骗取美容整形贷款费用。大部分客户来自“渠道”而非“直客”,服务项目价格虚高,实际成本只有报价的十分之一,费用大头归诱骗客源的团伙。

而市民李小明(化名)遭遇的则是捆绑搭售保险的骗局。此前,他向某金融机构贷款20万元,合同约定借款年利率为6.65%,贷款之前却被要求购买指定保证保险。在扣除6000元首期服务费后,李小明仅收到19.4万元,每月需偿还本息、服务费、保费等共计7743.46元,折合年息为14.56%。

后来李小明无力还款,保险公司向贷款公司理赔,并向法院起诉李小明要求支付未付保费,偿还理赔金和违约金。按照诉讼请求计算,李小明三年共需还款341884.87元,折合年利率达25.41%;四年共需还款397328.8元,折合年利率高达26.20%;拖欠时间越长,还款利率越高。“自己及家人长期被催债公司短信轰炸、电话威胁,严重影响生活。”李小明说。

手法隐蔽:拉长链条转嫁风险

团伙合作、手法隐蔽、链条拉长、免责协议等,成为变种套路贷、套路骗降低或转嫁风险的手段之一。团伙往往设置多个环节,形成“二打一”“三打一”的诈骗局面,受骗当事人常常投诉无门或“有理说不出”。

免责协议成了套路贷的保护色。在手抄贷骗局中,两家空壳公司“结盟”,与借款人签订免责协议,因借款人问题导致不能放贷,公司不担责任,以此规避法律风险。“有人察觉被骗来理论,公司会退一部分钱来息事宁人。”受访办案民警说。

犯罪链条拉长,将风险转嫁给受害人。例如,招工美容贷并非新手段,但犯罪链条变长了。记者了解到,过去招工美容贷由美容机构主导,以招聘员工的名义让应聘者整容,骗取贷款来的手术费用。如今招工美容贷的客源则来自其他渠道,方便美容机构规避责任。受访民警介绍,在“全包”“托管”模式中,美容机构只做手术,分成时只拿1成。一旦产生纠纷,招聘者说没收钱,美容机构说提供了服务,网贷APP“喊冤”说借款人提供假信息,把责任转嫁给受害人。

强制捆绑、搭售保险的贷款,看似正常的年息,实则是变相高利贷。近三年来,北京某法院审理涉个人消费贷款的保证保险合同纠纷近千件,案件数量每年以数倍、数十倍速度增长。

近期,该法院对系列案件进行调研发现,一些小贷公司、银行、P2P等放贷机构联合保险公司,提供涉嫌“高利放贷”的保证保险业务,并以合同纠纷为由向法院提起“合法”诉讼,以此谋利。

该法院一名民商事审判庭法官介绍,通过捆绑销售绑定消费者,表面贷款利率通常为年利率7%~8%,一般不超过10%,但贷款利息加上罚息、保费、违约金、服务费、利息损失等贷款成本,通常达到或远超24%。借款人无力偿还银行贷款本息时,保险公司即以“合法”形式向法院起诉,这一系列费用最终由金融消费者买单。

拒绝套路:齐抓共管与提高防范意识

变种套路贷、套路骗有抬头之势,为此北京市公安机关推进“侦审一体化”,开展全链条、根源性打击。受访民警介绍,下一步警方将针对纠纷类警情完善预警机制,对于新型案件、难点案件提级研判,及时会商,启动专业打击力量。

套路贷出现新手段、新特点,监管手段也要升级,以填补监管盲区。四川法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佳泽说,以招工美容贷陷阱为例,相关部门对医疗美容机构的日常监管,主要集中在无证行医、非法制售药品医疗器械、发布违法信息等,对医美机构的不合理经营模式缺乏有效监管。

监管盲区还体现在对小额贷款公司的审查不严。受访业内人士表示,行政部门对小额贷款公司的金融业务材料、办公租赁场所、从业人员的身份资质等审查不到位,披着合法外衣的小额贷款公司进行套路贷时不易被发现。

“作为一类较为严重的涉恶案件,套路贷严重侵害了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还会扰乱金融市场秩序,不仅司法机关应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全力阻击,同时还应多方合力有效规范信贷市场,保护好公众合法利益。”西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师刘泽说。

此外,多位受访者提醒,套路贷之所以瞄上年轻人,是因为这类群体社会阅历较浅,缺乏相应法律、金融常识,防范意识亟待提高。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苑珊说,选择小贷公司、网贷平台时应核实金融从业资质,签订借款协议时要注意借款金额、利率、还款方式、违约责任、解除条款、征信条款等重点条款。

相关热词搜索:

?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